关热火 凯尔特人于愚昧的文章

关热火 凯尔特人于愚昧的文章


  篇一:愚笨行为
  有些作业,看不惯,反感,甚至厌烦,但一时又找不到适合的字词来描绘和概括,因此只好称之为“愚笨行为”。
  就在一党一的十一七一大期间,在我所居住的这个小城,有一天意外地发现,有线电视节目作了纤细的调整,即将原本了解的香港凤凰卫视换成了此前根柢没有播过的深圳卫视台,当十一七一大一结束,又立刻换回了凤凰台。我当然了解某些人士的“良苦用心”,但公私分明,觉得凤凰台的节目其实很不错,颇受内地观众的欢迎,往常也并不见得有明显的敌视心境,如此横遭“封杀”,真是冤枉怅惘!
  所以,又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几年前的“王治郅工作”,记住大郅刚进入美国NBA的时分,国内的大小媒体均是热心昌盛地转播比赛,尽心竭力地报道新闻,力捧这位当时的“亚洲第一中锋”,即使他的得分和上热火 凯尔特人场时间少得不幸,我们的媒体却仍然是失常的振作和高度的注重,但好景不长,因为大郅不愿回国效能,随之而来的成果就是被热火 凯尔特人国家队开除,然后从媒体上彻底消失,宽广球迷也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的相关比赛,好象我国从来就没有过这号人物。
  从“封杀”球星到“封杀”电视传媒,这或许就是某些人长期以来所注重并引以为荣的“政治素质”吧,但我从这种“政治素质”中,看到的却只有“专横”和“束缚”,因为吊销某个电视节目,无疑是侵犯和掠取电视观众的收视自一由,而“封杀”篮球明星王治郅,也可以说是对宽广球迷知情权的一种野蛮蹂躏。
  其实,这种凭仗政治权力以束缚民众自一由的风格,不只古已有之,而且已成为我们的传统,最典型的比方莫过于周厉王的“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虽然弄得群众“道路以目”,但毕竟倒运的仍是他自己,可见这种治民之术

是不成功的。在民一主与人权观念日益广泛的今天,仍然照搬古人这种失利的阅历为政,不是“愚笨”,又是什么呢?
  
  篇二:愚笨多大权力就有多大?
  有个前史笑话说当年国民一党一山东省主席韩复渠一次去兵营看篮球比赛,发现球场上一群人围着一个篮球抢来抢去,十分地不满意。他愤怒地对身边人说,难道一党一国的经济困难到如此地步,连场上一人一个球都发不起了吗?
  关公与秦琼打起来了。隔着朝代的人怎样能打到一块的呢?是权力。有权人让他们打到一块,所以你就必须打。你要不打,他就不管饭!你不想饿死,就得乖乖地打。
  从以上两个笑话不难看出,权力的发威往往伴随着巨大的愚笨。越是蠢蛮透顶的人,越能把权力发挥到极至。
  今年以来,通货膨一胀压力不断增大,无法之下,央行不得不数次前进存贷款利率,即使各项宏观调控政策紧锣密鼓不断出招,到七月份,物价指数仍是同比上涨了5、6百分比,而就在这时,某安排的官员却遽然站出来标明:我国没有通货膨一胀!现在的物价飞涨只是结构性调整、恢复性上涨。难道房价每平方米过万也是“恢复性上涨”?也不知道是他的嘴大,仍是他的权力大,反正他信口开河也没人敢拔他的牙。
  沱江的大桥垮了。凤凰县的官员们立刻繁忙起来。忙什么呢?他们一抽一调各部门数百人,塌桥现场、医院、停热火 凯尔特人一尸一场所、“8、13”事端指挥部等地均有差人和专职人员看守。“按湖南有关部门规矩,此次事端发生至今,当地无一媒体参热火 凯尔特人与报道。”[《财经》杂志8月20日]如同有着“你说我身上有虱子,我怎样不知道?”的大无畏赖皮气势。更令人发指的是,5名记者在现场外的招待所采访遇难者宗族时,竟然遭到当地zheng府干部群殴。那里的宣传官员往后宣称:“不合法采访不受保护”,如同他们有权将“没听话”的来者乱棍打死。孰不知,记者的采访权、人生权、公民的知情权都是宪法赋予的。小小的凤凰县的芝麻绿豆们难道可以蛮权通天?
  现在某些“公仆”的确“通天”得可以,哪样的号令都敢发布,哪样的恶行都敢实施,哪样的狂话都敢张口。有了自以为高一级的方位,便哪一行都敢去调查,哪件事都敢去指示,随嘴一句话就成了指示,指示了就要坚决贯彻灵敏实行。官到极大,便德智体、数理化、农工商、文史哲………可谓天上知道八成,地下全部知道。所以官屁话横流,衙丑行凶狠。
  官权力过大是可怕的,更可怕的仍是官的愚笨。因为愚笨能使失控的权力膨一胀得更加无边。在建设法制社会,促进原则民一主的今天,怎样让官员们从速从愚笨中走出来,已成为迫在眉睫的重要课题。

转载请注明:关热火 凯尔特人于愚昧的文章 | 马拉松运动网